欧发新闻网

    顾永忠:不仅应依法平等保护 还应当给予特殊保护、优惠

    来源:http://www.of0577.com 发布时间:2019-10-05 点击数: 57

      今天会议的主题是“依法平等保护民营企业家人身财产安全”,既然是讲“平等保护”,从“平等”的词义上讲,显然应当是与其他同类事物相比较而言的,没有两个以上同类事物的比较,就谈不上“平等”或者“不平等”。那么,能与民营企业家人身财产安全的“平等保护” 进行比较的对象是谁呢?不言而喻应该是国有企业的企业家们。事实上,通常人们一谈到与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家有关的问题时,往往都是与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家进行比较为背景的。今天我也从这个角度进行比较,提出一个不成熟的观点:对民营企业家不仅应当依法平等保护,而且在某些方面还应当给予特殊保护,优惠保护!当然这主要是从刑事法律角度讲的,具体理由可以通过以下几点对民营企业家和国有企业家的 “比较”得出。

      1. 从企业对国家、社会的贡献看,民营企业家及民营企业对国家、社会的贡献,习在民营企业家座谈会上讲了五、六、七、八、九等五个方面,即贡献了 50% 以上的税收,60% 以上的 P,70% 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 以上的城镇就业,90% 以上的企业数量。在这几个方面民营企业家及民营企业的贡献显然比国有企业家及国有企业大。除此之外,在我看来还有一点也很重要,民营企业及民营企业家对国家、社会的贡献是在国家没有投资、没有经营风险的条件下取得的,对国家可以说是“无本生意”!而国有企业及国有企业家的贡献是国家投入巨资和其他优惠资源取得的。从这一比较看,是不是对民营企业及民营企业家应该多一些保护!

      2. 从企业家与企业的关系上看,民营企业家与民营企业往往具有产权关系,通常民营企业家一般都是民营企业的老板、股东;而国有企业的企业家与国有企业没有产权关系。通俗地说,国有企业的企业家是国有企业的“高级打工仔”,理论化的表达则是,国有企业家是国有企业的“职业经理人”。这一区别决定了民营企业家与民营企业往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对民营企业家采取任何法律行动应当考虑这一特点,尽量减少对企业的不利、负面影响。而国有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与企业并不具有如此密切的关系,即使对董事长、总经理采取什么法律行动,对国有企业的影响远没有民营企业那么大。

      3. 从民营企业家与国有企业家涉嫌犯罪的类型看,民营企业家涉嫌的犯罪往往与企业关系密切,甚至就是为了获得民营企业的生存、发展或取得平等的竞争机会而发生的,譬如以前刑法规定的虚假注册罪、抽逃出资罪,现在还有的非法经营罪、骗取出口退税罪、合同诈骗罪、职务侵占罪、挪用资金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逃税罪、行贿罪等。而国有企业的企业家涉嫌的犯罪一般与企业没有内在关系,而是利用国有企业的优势地位,为个人捞取好处涉罪,涉嫌的罪名一般是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私分国有资产罪等。通过这一比较,是不是在一定程度上应该理解民营企业家和民营企业生存、发展的机会和环境是多么不容易!

      4. 从民营企业家和国有企业家涉嫌犯罪后,进行刑事追诉的过程对企业、对社会的影响看,民营企业家一旦涉嫌犯罪,被立案追究刑事责任,往往对民营企业的影响很大,对社会的负面影响也很大,不仅企业面临停产停业,甚至倒闭,而且还可能造成工人失业、社会不稳定。而国有企业家涉嫌犯罪被立案追究刑事责任后,一般对企业不会有太大负面影响,对社会一般也不会产生负面影响。

      5. 从企业家案件一旦被错判后发生的后果看,民营企业家的案件一旦发生错判,即使日后能够获得纠正,对其本人、家庭及国家、社会都已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譬如,张文中、顾雏军及其所属企业,想当初在全国都是有很大影响的大老板和大企业。但现在,即使张文中完全被宣告无罪,顾雏军大部分错判也被纠正,还留一个尾巴,但他们的企业已今非昔比,很难东山再起,重建辉煌。而国有企业家即使被错判,主要是对其本人和家庭造成伤害,不会对国家、社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基于以上,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如果民营企业家与国有企业家都涉嫌犯罪,但由于以上所述五个方面的区别,一方面对他们的人身财产安全应当依法平等保护,另一方面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对民营企业家的人身财产安全应当依法给予特殊或者优惠保护。

      “平等保护”主要是在涉及案件的定性方面,应当一视同仁,严格注意三个界限:一是严格注意罪与非罪的界限,不能把无罪当成犯罪;二是严格注意重罪与轻罪的界限,不能把轻罪当成重罪;三是严格注意打着企业名义进行的个人犯罪与企业犯罪的界限,把以企业名义进行的个人犯罪当成企业犯罪。

      而在诉讼程序包括强制措施的适用上以及确实有罪案件的刑事处罚上,应当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和司法裁量权的范围内,对民营企业家的人身财产安全给予特殊、优惠保护,具体可以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能不拘捕的不拘捕;能不采取查封、扣押、冻结措施的不采取,非采取不可的也尽量限制在最低限度内;能不起诉的不起诉;能不判处实刑的不判实刑而适用缓刑;对所判处的财产刑,能延期、分期执行的尽量延期、分期执行。

      (作者:顾永忠,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地址:中国·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西大街70号 邮编100035